http://www.ylv8.com

10年后的天齐锂业:四川日报:专访天齐锂业董事

  锂,作为锂电产业的基础元素,被誉为是21世纪的“能源金属”和“推动世界前进的元素”。近年来,随着电动汽车和储能需求的增长,全球锂电池行业迎来了发展的黄金期。

  2004年,蒋卫平率队收购这家已资不抵债的县属国企,射洪县锂盐厂更名为天齐锂业。

  经过十余年的发展,就是这家当初并不被看好的县城小工厂,在全球锂业的“战争”中掀起惊涛骇浪,上演了一系列堪称传奇的并购大戏。

  从拦截式收购全球锂业巨头泰利森,到收购智利盐湖巨头SQM股权,天齐锂业由一家单纯的锂盐加工企业,一跃成为全球锂业龙头,手握全球锂业版图中足够分量的话语权。

  企业成长的艰辛与不易、跨国并购的步步惊心、市场搏击的刀光剑影……近日,在天齐锂业成都总部,天齐锂业创始人、董事长蒋卫平首度向川报观察深度梳理天齐锂业的成长历程,倾述自己坚守实业、恒久不变的初心。10年后的天齐锂业

  氢、氦、锂是元素周期表中的前三位,排在第三位的就是锂,是密度最小的金属,也是已知元素中金属活动性最强的金属,还能在核爆炸中起到控制速度的作用。我本身也对特殊的化学元素特别感兴趣。

  早在20世纪90年代,日本就生产出了可重复充电、可商用的3C类锂电池。虽然锂在当时仍是一个不太被人看好的产业,但通过深入了解,我始终坚信它的市场应用潜力很大,前景广阔。

  就我内心来讲,我始终喜欢实业,喜欢生产,喜欢听机器那种轰隆隆的声音,对制造业有一份特殊的好感。

  以前做贸易,但贸易的规划性不好,发展的预期不明晰,所以我还是一直想做实业,想办生产性企业。

  收购射洪工厂时,工厂已经资不抵债,而且工厂工作环境很糟糕,要是进厂区走一圈,裤子上全都是一圈白灰,但这些都不是大问题,经过前后多轮竞争性谈判,我们便将射洪工厂全盘接手,效率还是挺高的。

  当初在收购射洪工厂时,其实也没有多想,只是想着通过对流程的再造和科学的内部管理,控制好成本,我们有能力让工厂很快实现盈利。

  扎根射洪,当初也没有什么远大的目标,就是坚守初心,一直围绕锂这个主业来思考,就这么一步步走到了今天。

  从来没有。身边也有朋友跨界做房地产,做金融,我们没有跟风,始终在自己熟悉的领域里打拼。任何一个行业的发展,都是在曲折中前进的,即使遭遇低谷,只要认准了方向,依然值得坚守。

  我们的发展有几个重要台阶,首先是2010年天齐锂业上市,企业从私人老板打理的公司转变为规范治理的上市公司,彻底理顺了企业发展的机制问题;二是2014年完成收购泰利森,解决企业的生存发展问题。第三是2018年参股智利SQM,从战略角度看,这次将彻底奠定天齐锂业在世界锂行业的地位。

  天齐锂业在国内外的四大生产基地,锂辉石原料都是来自泰利森。曾经泰利森从上游源头牢牢控制着天齐锂业的发展命脉。每一年,我们都要和泰利森进行艰难的价格谈判。虽说是多年合作伙伴,但每一次谈判都很艰难。通过两轮国际并购,天齐锂业拥有了坚强的资源保障,可以和美国雅保、智利SQM这样的国际巨头平等竞争。在新能源材料领域,可以自豪地说,天齐做到了全球头部企业。

  天齐锂业的两次海外并购,实现了“蛇吞象”的逆袭,但也步步惊心。您认为,过程中最大的阻碍是什么?

  通过两次海外并购,推动天齐实现了由弱到强的转变。结局虽然圆满,但过程充满波折。我认为,最大的阻碍,是来源于海外合作者对我们的不够了解,对我们的认识还远远不够。

  由于把持着智利阿塔卡玛盐湖的开采权,智利SQM是全球最大的碘、硝酸钾生产商,成本最低的锂生产商。从全球锂行业市场占有率来看,截至2018年,SQM拥有20%的市场份额,为全球第二位,并且成本优势极其明显。

  早在2016年9月,天齐便与SQM大股东庞塞(Ponce)家族进行了接触,并提交了收购股权的报价文件。但后来由于庞塞家族宣布终止出售SQM股权的交易,第一次股权收购被搁置。

  直到2018年,我们才迎来了新的契机。但对于这次天齐的收购,很多人也认为天齐去智利只会凶多吉少。我们的收购案还被闹上了智利宪法法院,经历了不少波折,但最终还是通过了。

  股权收购完成后,SQM第一大股东Pampa集团一行来到了中国,走进天齐张家港生产基地,参观我们的全自动化电池级碳酸锂生产工厂,走进射洪生产基地,看我们的实验室,看我们的高质量产品。

  每看一个地方,一行人向我们说的最多的是,真的是百闻不如一见,要加强了解和合作。因为他们发现天齐的生产基地,在生产工艺、安全环保、自动化程度、员工素质等多个方面,都要远远领先于同行业其他公司,并且也是实实在在做实业的同路人。

  天齐锂业的成长中,走出去是关键。您认为,民营企业如何才能更为稳健地走出去?

  中国企业走出去,要按照国际惯例来做,要以更为苛刻的标准来要求自己,树立中国企业良好的形象。我们在西澳格林布什拿矿,经过几年的经营,格林布什小镇获得了澳大利亚绿色小镇的称号。这是我们主动要求改变的结果,现在的矿山不像传统意义上的矿山,非常绿色和生态。

  我们在西澳大利亚奎纳纳(Kwinana)建设两期共计4.8万吨电池级氢氧化锂生产线,在建厂之前,优先考虑的是国际领先的环保技术,我们专门邀请了澳洲本地的优秀公司,编制高于现执行标准的污染防治、清洁生产方案。

  要让海外合作者充分地认识我们,常态化的互动交流必不可少。我们把澳大利亚工厂的员工分批派到中国来,到天齐的国内生产基地培训,用他们的切身实践感受中国人是如何踏实做事的,知道中国企业又是如何推动高质量发展的。

  另外,双方的文化交流也至关重要。在天齐的推动下,西南财经大学和西澳大学携手合作,首届中澳校际经贸论坛、 2018中澳经贸合作研讨会已分别在澳大利亚珀斯和成都举行,有力促进了两校青年学子的互动交流。这仅仅是第一步,天齐还将积极参与教育资助、国际文化交流等合作项目的实施。

  收购SQM的23.77%股权,天齐锂业斥资40.66亿美元。根据天齐锂业2019年一季财报,负债合计为330.96亿,资产负债率上升至73%,去年同期为41%。市场都在关注杠杆如何降下来?

  围绕降负债,我们将力争在未来12个月内,在保证公司财务安全和保持正常的财务杠杆率的情况下,将负债降至合理水平,进而保证公司财务安全。

  对于现有有息负债,我们已制定了相应的还款计划,包括拓宽融资渠道,综合运用境内外各类融资工具为本金偿付筹措资金。

  今年4月,天齐锂业年度股东大会批准了公司以每10股配售不超过3股的比例向全体股东配售总量不超过3.43亿股股份,募资总额不超过70亿元,此次配股募集资金将全部用于偿还部分并购贷款。还有SQM每年的稳定分红,也能冲抵很大一部分贷款利息。

  就今年而言,贷款利息对公司的利润会带来较大消耗。如果我们能把负债率降到50%,就比较轻松了。

  您刚才提到了SQM每年的分红值得期待,但SQM未来的资本开支是否会很大?

  SQM开发的智利阿塔卡玛盐湖,气温高,蒸发量超过降雨量,锂在盐田中的回收率可达到80%。另外,盐湖晶间卤水锂浓度之高属于世界罕见,镁锂比又比较适中。正因为如此,阿塔卡玛盐湖可以通过太阳能蒸发和沉淀直接进行低成本生产,这比所有矿石提锂工艺成本都低。

  SQM还有很大的扩产提效空间,而且扩产提效的资本投入也很低,因为他的基础设施都是现成的。所以综合来看,SQM还有巨大的开发潜力,并且新增资本投入也不会太高。

  电池级碳酸锂近年曾一度达到每吨15至20万元的高价位,而目前每吨仅在6至7万元的价格维持,您如何看待价格的“断崖式”滑落?

  价格最终由谁来稳定?还是得靠市场自身。就目前态势来看,需求端是正常增长的,价格的波动是供应端出了问题,供需平衡被打破了。

  每一个行业都有自身发展周期,每一个周期都有高有低。走到低谷期,就面临洗牌。洗牌现在已经开始,上一波蹭市场热度的涌入者,在这轮洗牌中会很难受。到底谁能胜出、谁会掉队?这要看自我革新、自我革命做得好不好。

  我们也可以看到,就目前而言,锂行业的透明度还不够,经过多轮洗牌后,相信整个行业会更加透明,会有成熟的定价机制。

  但电池本身,两者却完全不一样。能量来源不一样、存储方式不一样,充电桩和制氢站的建设成本也大不一样。两者不存在谁替代谁的问题,而是各自侧重的应用领域不同,都可以在自身擅长的领域发挥作用。这就好比汽油车和柴油车的区别,一个主攻乘用车市场,一个主攻大吨位运输。

  随着综合成本的下降,锂电新能源汽车已被大众广泛接受,但必须承认目前仍有不足。能跑多远?充电多久?是否安全?这仍是普遍存在的三大焦虑。

  随着技术的进步,可以相信在2025年以前,汽车动力电池的性能会实现大的提升。下一代汽车锂电池将具备续航600公里的储能量,充电在15分钟左右,安全性得到极大提升。

  从天齐的角度思考,要消除大众的焦虑,就需要我们为动力电池提供更高品质的材料。成为以锂业为核心的新能源材料产业国际领导者,这是天齐近两年提出的发展愿景。我们已有了丰富的资源,但我们不会把自己仅仅局限在资源里,而是始终在思考新材料的实现。

  在新材料的研发方面的欠缺,是天齐目前的短板。特别是新材料方面的原创性技术积累,天齐目前还没有真正地占到一个高位上去。需要我们沉下心来,在新材料的技术研发方面加大投入,厚积薄发。

  目前,天齐已参股了两家固态电池研发企业,一家国内企业,一家美国企业。围绕电池性能的提升,我们和合作伙伴一起思考,一同进步,不断提升材料本身的技术指标。

  在遂宁,锂电及新材料产业已被明确为推动全市产业发展的“一号工程”,并提出建设“中国锂电之都”的目标。您对此如何看待?

  天齐的根,始终在遂宁。我们的每一次发展,取得的每一个进步,都得到了家乡遂宁的鼎力支持。遂宁,已是锂电产业无论如何也绕不开的名字。

  遂宁锂电为何能形成如今蓬勃的发展态势?我在想,这也跟地方政府对发展方向的始终坚守密切相关,一届接着一届干,一棒一棒地传递下去,发展的方向不变。虽说遂宁锂电没有一次性投资几十上百亿元的大项目,但我们能一年一年持续地投入,通过不断的积累,迎来了可观的产业投入和规模。

  聚焦新一轮发展,需要认真思考的是,我们的优势又在哪里?相较于沿海,西部地区最大的优势就在于资源。如果可以把资源就地转化为产品,转化为材料,我们就可以建立领先于沿海的发展新优势。

  而就遂宁而言,更需要我们沉下心来,扎扎实实地推进技术的进步,以形成锂电新材料产业的集聚,建设下一代的新制造中心。

  声明: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,除搜狐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搜狐立场。10年后的天齐锂业:四川日报:专访天齐锂业董事长蒋卫平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